端倏。

我桑。称呼ss或者叁圣也可以。

洁癖十分严重…。无差勉强接受。
关键词:柒七/伦洸/律千/出胜/all相/切爆/佩帕/all帕/宝石暖色组/色松/速度(osch)/材木。

暂退凹凸。不喜欢ky和圣母。
暴躁老哥脾气不好。没了。

#是洸洸滴亲亲…。是写给我的一个成成的。想扩可爱滴律……!!我q3090240584。求您们扩我呜呜呜

是清水还是算车车……?我分不清啊💦💦。我喜欢伦洸和我是洸洸女友有什么矛盾吗(喂。

一日伊尔洛。没有蜡黄色手套的悲伤…。
十分想扩凹凸和小英雄滴同好。我q3090240584。

#CRAZY#
#原创文章注意#
@桑。

    现在所能肆意驰骋在战场上的,也只能有寂静的一片尘沙而已。黯淡的赤红的土地缺少生命痕迹地裂开着,留下被撕裂开来的口子。多少年后这又是一块不生之地,也难怪政府要全国化地排查化学武器玩家。刚刚一枚引管所炸起的烟雾还未散去,打着滴溜地旋上云间,天几乎是沉暗的,熏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“咳…咳咳…。”
    间隔的咳嗽声从烟雾当中艰难地挤出来,随之代替的是几步慢慢的挪动声,鞋底与旱土摩擦的声音在这里又兀显得十分刺耳。接着,从隐约间看到的人影,像是解救了一般,坐在了地上。
    “…下手也太狠了吧。”
    Epess皱着眉头,从齿唇中挤出这样几个字 又像是出气一样重重地摸了一把脸上的血。看起来似乎是没用的,反倒把手背上的伤蹭在了脸上,更增几分狼狈了。
    “差点给她打爆了…。”
    侧着身子骂了几句,Epess四下里张望了一下,寻找着周围有无医疗物品。臂膀上的伤口作痛使她的眉间又颦促了几分,她似乎看到远处的赤红旱地上散落着惨白的绷带,咬了咬嘴唇,Epess做了稍许犹豫,虽说手底还握着枪,职业的嗅觉警示着她,分秒的考虑过后,被烟雾遮没的这位小姐还是决定使用一种更方便的方法。
    如果行动不被打断的话,稍微用点能力也应该可以成功…。Epess咬着嘴唇,如此想着。于是扇开眼前的灰尘,Epess在此将眉头皱起,目光直直地盯着远处的一地惨白 ,与她期想的一样,散落的绷带颤悠悠地飘了起来,向着她的方向前进。
    用意念控制事物 这种能力并非罕见,只要是视线范围之内的,皆伸手可得。Epess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一切都成功地进行着。绷带距离眼前也就几米远了,只可惜这位小姐眼部的伤,尚未止住血,意念能力大大减弱了。
    “哒。”
    和着风声,有一声轻微的脚步传入了Epess的耳朵里。处于军事状态下,Epess下意识的扣住了枪,伸手便向声音处甩了一发子弹。
    枪把被装上了消音 ,除了绷带从空中掉落,四周找不到任何声源,甚至连一点呼吸声都没有。Epess啧了一声,尽量矮下了身子,意念行动被打断了,而且周围又有人 也许再次用能力来包装自己是不会被如愿以偿了。
    Epess按住了枪柄 企图从地面上挪动绷带,却发现自己失血的过多不足以完成这个计划。便只好皱皱眉头,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。
    “你的能力恐怕不能用了吧,伊小姐?”
    从Epess正前方传来了一个磁性的男声,丝毫不显慌张的打趣道。地面上没有任何行走的痕迹,烟雾也没有要散去的势头,而且单单从Epess轻微的面部表情便有了精确的判断。对方或许在此附近待了很久,但这声音却是凭白无故的出现了。
    要解释这种情况并不很难,隐目的能力在这所城市也不少见,但大多是以分秒作为时间而使用,能在长时间做到隐目并且探察能力极强的人,如此推算下来便屈指可数了。
    “话唠可是你人生中的一大缺点,”Epess从鼻腔中闷出一声嗤笑,摆出无奈的样子摇头道,“顺便,我也听过你的专辑,Baker。在这种地方隐身这么久,还真是有本事。”
    被念出名字后对方竟没有半点犹豫便笑了出来,渐渐地从烟雾后隐约浮现了一个人影,正单手叉腰耸着肩,又开口道。
    “你不也挺厉害嘛,敢和Y组织抢东西。”
    同样是嬉笑的语调,却让Epess的讥讽凝在了脸上,在几秒的沉默后,Epess反手便冲着Baker站着的方向打了过去,奈何对方是无伤之躯,一个翻身躲了过去,稳稳地站在了另一方。
    “别这么凶啊,我是来救你的耶。”
    Baker的声音在右侧方响起还未落音,Epess撇撇嘴角冲着地面又甩了几发子弹,恶狠狠地擦了把下颚的汗。
    “鬼才信你。”
    Epess沉言吐出这几个字,对方便没了声音。照理说,被人识破了身份或是触碰到之后隐目便会无效。但眼下,四周里又看不到Baker的身影。Epess愣了一下,打算再次开口呼唤人的名字,抬起的枪却猛然被人踩在脚底。Epess差点叫出声来,这才想起来后背还有盲区。回头霎时看到Baker俯身踩着枪把,淡淡地看着她。
    对方的蓝瞳在沉暗的四周压抑的看不清了,却似乎缀着隐隐赤红,稍适作碧光闪烁。一脸漠然的居高临下,单单凭眼神竟让Epess有些不敢反抗。Baker颈间刻画的Z字未被抹去墨黑,如此暴露在空气里,透着寒气。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    对方命令道,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

END.

#楚留香手游#
#少暗#
#ooc注意#
#梗源图#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佛言,普度众生...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木鱼的声响在短时间内频频响起,却不是说话人所设法发出的。半卷梅从枝头随风而动,恐是惊扰了树下偏身席坐的人,但后又渐渐消散了尾冬味道的溢香。渗着未暖的阳意悄悄地停在了树下的斗笠上,满好不动了。和着稍刺骨的寒流,这斗笠的戴主却也睁开了眯着多时的双眸,待那虽小却在这一片梅香的园中扩散开来的木鱼声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施主快别敲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和尚道完此句,但未合眼,那怕是眼前这梅园中还兴许残留着什么,引动了他的心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木鱼声很是乖巧的停下了。握着法棍的人皱动了眉梢,悄声无息的放下法棍,继而撩开一半挡在自己眉目前的黑发。这才任园中的梅和风认清了这双澈明的眸的主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倘若大师也可谓罪孽深重之人,”暗香又将双眼所触及的视线移在了刚刚停息的木鱼上,半似自打自趣的开口道,“又何能普度众生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少林自是耐心的等到暗香嘴中提话悠幽道完,方才闭了眼。无人不带罪恶,却是亦不除去自己。话音已被南来的风淹没。但在少林心中仍是打着滴溜,沉默峰稍带来一时无言,又正好是相对四视。少林学着对方也是自顾自的扬起嘴角,千言万语若怕不是要融汇在这爬满下脸颊的笑意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普度众生是对其他罪恶之人而言,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若是对你,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和尚稳住了气,将话稍停了一会,趁着清风起,毅然再次明目了那双眸,却又是恰正对上了暗香掩藏在面罩之后的神情,笑道: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最好的普度之法,莫过于吻。”

End.

#楚留香手游#
     佛道中,少林和尚在认为自己已修炼到了佛门真经时,会将佛道传给友人或弟子,之后便进行自焚。他的友人会将他的骨灰埋在一个偏僻安静的地方,并在其骨坟撒上花朵作为纪念。
     而暗香弟子的后发梢上都戴着一朵花。
     暗香有一片寂土名为“归去兮”。

#佩帕#
#人鱼+联动#
#ooc注意#

     时间太长的话,总有人会为忘掉一开始,命运给予相遇的时间和地点。但即便如此,佩利也会记得,十九世纪初的第三个季度,被镶上金边却仍然闪烁着蔚蓝的海面,银白色的尾鳍似波澜摆动,然后在如镜的海面上划开一道完美的弧线,洒下细雨样的滴落,随后消失不见。
     那时的佩利,或许会觉得这一切,美的就像幻觉一样吧。

-佩帕。
OOC注意。

     渔民最讨厌的时期,大概就是十九世纪初了。海边几乎是连渔民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取而代之的是乱七八糟停在岸边的船,和那些据海为己有的海盗。
     佩利便是这群人当中的一个。
     也是相当厉害的一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“雷狮海盗团”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。每日停留在岸边最显眼的地方,涂成亮白色的船身上毅然刻画着团名,还沾有稍许黑油漆的味道。团长雷狮是不会在意这些事的。说一不二,一向是雷狮海盗团的风格。“看到好处就要抢,看到鶸就要踩。”这种规矩也正好对上佩利的胃口。
     最近的出航率是出奇的高,船几乎整天都是漂在海上的。据说是雷狮又看上了海里的什么东西,非要弄到手不可。
     “老大又看上了什么好东西啊,卡米尔?”是最不喜欢待在船上的佩利,瘫坐在船头的右侧。望着这片他早已看腻了的海,有气无力的问着站在阁夹处的军师。
     卡米尔是一向不多言,只是拉下帽子,淡淡的吐出几个字:“……人鱼,帕洛斯。”
    “嘁。人鱼有什么好的啊?”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佩利往身边不屑的呸了一口。仿佛就在他眼里,海里的那些珍宝还没有他打架来的痛快。
     船在海浪的拍打翻覆下稍稍摇动。正午的烈日从高空中肆无忌惮的抛下来,却也没见到些减温。稍许有些海风从望不尽的另一端晃晃悠悠的吹过来,扑打在佩利的脸上,感到一阵暖意。在这烈日当头的情况下,也渗出了汗滴。佩利撩起随意扎系在身上的棕布衣擦了把脸,依旧望着波澜跃动的海,随后似乎听到了说话声。
    “…..准备好。”那喃喃声从卡米尔的嘴里随风飘了出来,还未等佩利听明白,船下突然一阵掀动,四周看似平静的海面,从下而上的涌起一股浪波,随之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,掀起的点点带有余温的水,惹得佩利伸手去挡。
     从波浪中跃出了一道银白色的光,佩利连忙顺着视线看过去。因被太阳光所覆盖少些闪动着耀眼的淡金色。大大的犹如在刚刚卷起的波浪一样不平凡的尾鳍。在往上是暂白纤细的腰间,腹中带有一点点的马甲线,被水波动地时隐时现。淡奶灰色的秀发在末梢还带着有出海未落的水滴。前端的脏辫被随意的扎起,却丝毫不显得凌乱。
     佩利最后看到的,是对方的眼睛。赤红色的眸子似乎冲他眨了眨,透着点裸海的味道。米白色的瞳心和与众不同的墨深色的眼底,印着这片腻人的海腥味的海。
    帕洛斯….吗。
    他的眼里不是星辰大海,而是万丈深渊。
    这是佩利唯一想到的。
    是令人着迷的深渊。

END.




其实我还写了好大一段。可是我懒得打字了…。又冷又饿又无助。擒人节都不让人好过!!(?)

#佩帕#
#ooc注意#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快点啊,帕洛斯!老大在催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外面是下着雪的,帕洛斯知道雷狮是自然不愿意等。他转身能透过落地窗,隐约看到惨淡的白雪飘飘然的洒下来,落在深发的人的头顶停住不动了。窗外的人虽戴着头巾,却也不耐烦的将它们一把抹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,不急不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帕洛斯自顾自的笑了笑,大抵是酒红色的眸子弯起一个弧度。平日里不敢违抗自家老大命令的他,今日只是冲着雷狮稍稍一笑,接着便转过了身。帕洛斯似乎听到窗外的人从鼻子里挤出的嗤笑,跟着肆意的冬风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待帕洛斯故意慢慢悠悠的走出来时,站在门口的佩利早已是等得不耐烦,在寒冬里露出尖利的犬牙,随即便吐出了话:“怎么这么慢啊?!老大都走掉了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怎么不跟着老大一起走啊?”帕洛斯看着眼前大声吵闹的人,眯起眼睛似打趣般的笑起来,故意拖长了音调的问道:“这么喜欢我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不是!是...是老大让我等的!!”果然是中了圈套的佩利,稍稍有些脸红的喊道。拳头不服气的在空中比划企图想证明什么,但他明白自己怎么都不可能骗得过帕洛斯,于是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,愣愣的站在了雪地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帕洛斯看着他发笑。佩利的举动早就被他摸透了,此刻不拆穿也无妨。于是也就吞下那些剩余的笑意,垂下被雪覆盖着一层白霜的眸子,勉强装出一个相信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年的第一场雪.......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意识想拉住围巾的帕洛斯,突然感觉空落落的。这才意识到保暖的东西落在了营地里没带来。天倒不是很冷,但周围的湿气有些令人受不了。他抬眸看了看身边正在拍头上积雪的佩利,这家伙倒是戴着规规矩矩。帕洛斯只好缩了缩肩膀,打算继续走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才走没几步,忽然伸出的一双手把帕洛斯拉住了。可他并没有任何防备,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脚下一滑就像身后的方向栽过去。就在要失去重心的时候,好在那一双手又稳稳的托住了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?你干嘛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显是被吓了一跳,帕洛斯睁开眼之后就不客气的开口。在雪地摔一跤可不是闹着好玩的,眼前的人逆着光,帕洛斯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得将手遮住眼睛,嘟囔了一声。听着佩利一阵窸窸窣窣似乎在干什么,还没来得及继续打量打量,就被一把揽住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就好了!”佩利很满意的说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帕洛斯下意识的去摸自己肩膀上还带着余温的东西,却只触碰到了一片柔软。这家伙把自己的围巾给他了。半点红晕稍许浮现在帕洛斯的脸上,这条围巾缠绵的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柔柔的落在佩利的肩上。只是听着对方语气里的自豪感,又不经意的笑出了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已经是你的本命年了啊,佩利♫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?啥意思?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狗年啊www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!!!帕洛斯你找打吗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乖狗乖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子才不是狗!!”

End。



很久以前的文…。
改一改就当做是伪更!!(什么)
说实话我又开了个雷帕坑
草完剧情就懒得死就是不写…。
溜了溜了

:#银帕#
#梗有借鉴#
#ooc注意#   
   
   啊。圣诞。
   刚刚走出浴室的目光落在桌前的日历上。用红笔勾勒出来的笔画似乎要把文字淹没,却起到了更加强调的效果。
   现在才给那家伙买礼物,还不算晚吧。
   帕洛斯摸了摸还未干的头发,但心里已经下定了主意。便随手扯过头绳,将其像某个恶犬一样随意地扎成马尾,任它耷拉在自己的脑后。帕洛斯一向是很少犹豫的,于是披上外套便踏出了门。
   他会喜欢什么啊……?
   踢着路边的石子,漫步在街道上的帕洛斯,暗暗的思考着。要说自己有什么不太了解的,那还真是少之又少。遗憾的是,自己的情人也包括在其中。银爵不会向自己透露些什么,自然帕洛斯也不会去问。
   各种商品上打着圣诞节的标志,广播里也放着类似的歌。帕洛斯仍是垂着眼眸,完全没有目标。
   “去那边看看好了。”
   “……??”
   转角处不经意的与别人撞上了一个满怀,双方都吓了一跳。好在对方提前反应过来,拉了帕洛斯一把,这才没有磕绊到。站稳后,帕洛斯取下乱在一边的鸭舌帽再次戴好,才去看这个高大的人的面貌。如果是个臭小子,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……
   ……银爵?
   这双与他相似的眸子帕洛斯是不会忘记的。如此只相视了一眼,帕洛斯就认出了对方。糟糕了,在这里碰到。
   “没事吧。”
   仍旧是漫不经心的音调,只是帕洛斯并未去关心这个。拉紧了帽子,缓解尴尬似的干咳了一声,才去看银爵的眼睛,却没有找到半点熟悉的感觉。只是换了个发型,戴上了帽子,这家伙,没有认出来吗……。
   “咳。你来这里也是为了给爱人买东西吗?”
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帕洛斯压低着声音试探性的开了口,得到的是对方肯定的回答。于是一丝淡淡的笑意顺着下颚爬上帕洛斯的嘴角。他决定再玩一把。
   “哦…那么你喜欢的人是谁呢?”
   银爵垂下眼帘看了看发问的人,稍作思考的样子持续了几秒,沉闷的声音相以继而回答。
   “帕洛斯。”
   听到自己的名字的那一瞬间,帕洛斯以为自己听错了。他本已做好了银爵不会回答的准备,或是一句“不关你的事。”这样没有耐心的回答。但是对方是直接的,甚至是丝毫不觉得有些什么不妥。
   代替刚刚的笑意的是一片红晕,帕洛斯伸手更加拉低了帽檐,脸稍稍的侧了过去,不让对方看见。一时间他竟没想出来如何接话。
   “喔。喔……。”
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祝你辛福哦。”
   匆匆消失在转角处的帕洛斯认为目前逃走是最好的办法,毕竟不想让对方认出自己,也没有别的路线。
   “……嘁。”
   看着银发的人渐渐离开视线,银爵才淡淡地哼了一声,将乱在眼前的发丝向后随手撩过去,边转身从购物架下取下商品,边像是自言自语般又似笑非笑道:
   “还真以为我认不出你吗。”
   “帕洛斯。”

END。






然后帕洛斯送了银爵一盒美白霜。



雷帕_无处可逃
-⚠️帕罗斯视角-

         我紧握着把刀。
         我知道,他也知道。
         我所在的这个地方,差不多也该离开了。没有多大的意义,对于我来说留在这里这件事。只是重复着同样的事面对着同样的人然后携带者同样的颜情,反正我是厌倦了,我想要离开这里。这是我每天几乎都要提醒自己完成的计划,骗徒心里有张天罗地网,每一步都得为自己铺下后路,总不能在同一个位置停留的太久。对于没有利益的买卖,即使是丢掉我大概也不会觉得可惜。
          当我认为我所计划的这一切并无所瑕疵且试图展开第一步时,我才发现我疏漏了一件事。是致命的突破口,我本该意识到的。
雷狮。
         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人,逃亡在各个星球中我也没有遇见过像他这样的人。明明有着荣华富贵却偏偏视而不见,身为雷王星贵子但现任海盗。是该说他愚蠢吗?我说不出口。
           这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,我指的是完全看透雷狮这个人。我做不到,连最起码的对上他微微泛着紫罗兰亮色的眼睛这样的瞬间。很奇怪对吧,我自己都无法诠释的事情,为什么无法对视他的眼睛呢?我不知道。
           与之相反的,我反而被他看透了。连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眉间细微的皱褶,对方却看得一清二楚。甚至是我每天挂着的半真不假的笑容,即使是稍稍下垂一分,也会被他收纳进眼底。我曾问过他如此细致的原因,他告诉我说,我们很像。但关于是哪一方面和为什么像,对方却矢口不答,只是淡淡的垂下眼眸,不再说话。对此我只是报以嗤之以鼻,我得装作我知道。
           我无法从这个突破口走出去,就算硬碰硬我也没有多大胜算。这是个难题,名副其实的难题。
            眼看着梅雨季节的到来,越发使得我觉得烦躁。天气潮湿的原因又将我的计划向后推了一步,我比往常发呆的时间要更多,却也没见有想出解开突破口的方法。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打落在玻璃上,因下雨而早早暗下来的黄昏使得房间里昏昏沉沉的。每一滴看似暂白的雨飘渺落下,在我眼里一切都是如此的心惊胆战。我扯了扯因闷热而顺着汗水粘粘在颈边的竖领,起身准备逃去雨中透透气,指不定能想出点什么来。
           “你要去哪啊?”
           手指碰到冷冰冰的门把时不知为何就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,声音不大,但却能响彻整个房间。我听出来那是雷狮的声音了,是我一直琢磨不透的人的声音。闷闷沉沉的嗓音与窗外下的正欢的雨完全不符,但也在我耳中回旋着。逃不出去了。
           “当然是继续待在这里了。”
           相以回答的是我企图瞒过去的声音。我转过头,扯出与平时并无两样的笑意,打量眼前的人。谋略着对方要说出的话和下一步对策,却发现自己毫无办法。
            “是啊,”他的嘴角同样上扬起一个弧度,为数不多的笑容此刻在我眼前肆无忌惮的弥漫。暗紫色的眸子如此盯着我,在这因梅雨季节而昏沉下来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。但我想我大概知道,这双如镶刻在宝剑上透彻的双眼背后的含义。我们很像,我是终于在这一瞬间,明白了他说这句话的意义。我逃不掉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“你就待在这吧。”他说。
            “雨这么大,你可小心别淋到了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雷狮手里紧握着把刀。
             他知道,我也知道。






诈尸产作
突然大口吃雷帕!!
他们真好啊呜呜呜
想扩扩雷帕de同好))
我q3090240584